大清十二帝齐聚地府:溥仪说起五段爱情,乾隆冷嘲热讽惨遭驱赶

2021-01-06 00:00:00

第十六章:溥仪的爱情

阴间地府中,清朝十二位皇帝齐聚一堂,开起了家庭会议,由努尔哈赤主持。上一回中,溥仪生动地讲述了他的皇帝生涯,却被乾隆百般挖苦,两个人都快打起来了,康熙却一直旁观……(接上回)

宣统:康熙帝,您就这么看着我被侮辱吗?是你忽悠我讲自己的糗事的,你必须得对我负责!

康熙:弘历,住手,差不多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别跟后代子孙一般见识!

乾隆:他用孙殿英挖坟的事攻击我!

康熙:挖坟也只是阳间的寻常事,咱们这是在阴间了,看开点!

乾隆:爷爷,你偏心!

康熙:对,我就是偏心才会把皇位传给你爸爸雍正,再让他传给你的!

乾隆:嘿嘿嘿,我就知道爷爷最好了,好,我听爷爷的,让着点小溥仪!

宣统:康熙祖宗,您不是也想听我聊聊我丰富多彩的感情吗?

康熙:你说说看啊!

宣统:好,把乾隆帝赶出去,我就说!

乾隆:溥仪,你也太过分了,得寸进尺是吧?我爷爷康熙不受任何人的威胁,他绝不可能答应的!

康熙:弘历……你出去吧!

乾隆大惊:爷爷,你以前不这样的,怎么能这样呢?

康熙:我不会说第三遍,弘历……你出去吧!

雍正:弘历,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你爷爷康熙怎么对待皇太子胤礽的,还记得吗?再怎么喜欢他,不还是把他废了。听爷爷的话,乖乖出去吧!

乾隆:爸爸,怎么连你也……

乾隆很不情愿的离开了,临走之前在儿子嘉庆耳边说了一句话,嘉庆微微一笑,打出OK手势。

康熙:好了,好了,吵吵闹闹的鸟儿不在了,溥仪你说吧!

宣统:我22岁的时候,娶了皇后婉容和淑妃文秀。

雍正:咦,你的后宫就这俩女人?这还怎么玩宫斗啊!

宣统:雍正帝,我对女人没什么需求!

雍正:难怪你没后代,对正经事不上心啊,你这样怎么对得起我们这些祖先啊?

宣统:雍正帝,是这样,我们那个时候大清朝已经亡了,那个时候都是寄人篱下过日子,有钱得省着点花!

雍正:省钱我还是很赞成的!

康熙:溥仪,你继续说,这两个老婆最后都怎么样了?

宣统:文绣是个刚烈的女子,因为受不了宫里的尔虞我诈,非常痛苦,于是她打算跟我离婚!

光绪:溥仪,你可别遮遮掩掩的,你明明就是被离婚的,1931年的“妃子革命”了解一下?

文绣用中华民国的法律捍卫了自己的人权,把你休掉了!哈哈哈……

宣统:光绪帝,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光绪:对了,对了,离婚的时候你还赔了人家文绣5万多块钱呢,你忘了吗?你是历史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被离婚”的皇帝!哈哈哈……笑死我了!

宣统:康熙帝,我请求把光绪帝也赶出去!

康熙:好了,好了,光绪不要笑了,让溥仪继续说。想安静地吃瓜就别笑了,这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毕竟他也姓爱新觉罗。

光绪:好吧,好吧,溥仪,你继续说,我闭嘴就是了。

宣统:对于皇后婉容呢,我其实有点愧疚。因为文绣和我离婚的事情,我的情绪低到了极点,我把责任丢给了婉容,怪她身为皇后没有团结后宫。

婉容心灰意冷,开始自暴自弃,抽起了鸦片,把自己的身体给弄垮了。后来,糊涂的她还委身于两个侍卫……

光绪:哈哈哈……皇帝也被戴绿帽子了,这可是千古奇案,皇帝的女人跟别人睡觉,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哈哈哈……笑死我了!

一边的雍正脸色突然沉了下去。

宣统:康熙帝,我再次请求把光绪赶出去!他太烦人了!

康熙:我觉得不是他烦人,而是你的感情经历确实太匪夷所思了!这次我原谅他,你继续说,否则我就不原谅你了!

宣统:婉容和侍卫睡觉,还睡出了孩子,让我颜面扫地。

光绪:嘻嘻,这不就是你的孩子吗?你怎么对自己孩子的?

宣统:婉容生下的女孩被我一气之下扔进了火炉。都是男人,你们一定能理解我当时的愤怒吧!

道光:孩子是无辜的啊,你太残忍了!

宣统:道光帝,别站着说话不腰疼,生下的孩子,谁花钱养啊?

道光:费钱的事是得好好考虑一下!

多尔衮:你们这些后人,都是些什么思想啊,枉费我打下的江山。帮别人养小孩怎么了,为了心爱的女人,我连皇位都可以给她儿子。亲爱的玉儿,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做!

顺治:十四叔,你说话注意点,再敢嘴上占我妈便宜,别怪我不客气!

皇太极:福临,怎么跟你十四叔说话呢,不懂礼貌!

多尔衮:八哥放心吧,他一个小孩子,我不会与他计较的,毕竟他是玉儿的儿子!

康熙:各位先祖,别讨论了,这件事溥仪确实做得不对,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溥仪,你可知错?

宣统:这件事嘛,我确实处理得欠妥。我其实也是非常喜欢文绣的,只可惜有心无力啊。原本文绣知书达礼,因为这件事被我打入冷宫,慢慢地变成了一个疯子,这也是我不想看到的。

光绪:你还挺有同情心?把人家逼疯了,还惺惺作态给谁看啊!

同治:我很奇怪,她给你戴帽子,你也可以给她戴帽子啊,男人嘛,青楼走一走很正常嘛!

咸丰:载淳,在诸位先帝面前还是要注意措辞,别把生前自己的事给抖落出来,青楼是皇帝该去的地方吗?多纳几个妃子,享享艳福,不香吗?对了,鹿血了解一下!

康熙:朕现在是越来越清楚了,大清的心头之患不在外边,而是在朝廷,就是在这乾清宫!就在朕的骨肉皇子和后代子孙当中,咱们这儿纸醉金迷,沉迷酒色,大清国谁来治理,谁去保护百姓苍生?你们要是全废了,世界各地就会肆无忌惮侵略大清,让百姓们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啊!

你们最后的几个皇帝脑子里,一天到晚都在想着些什么事啊,难怪大清要亡啊!说到这里,我就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雍正:爸爸,唱得真好,不过成败本就是常事,您息怒。你看,咱们清朝296年,隔壁老朱家才276年。咱们比他们强,后代几个皇帝是不中用,不过呢,咱们……跑题了,继续听溥仪讲故事,我们吃瓜吧!

康熙:哎呀,太激动了,忘了正事了!

宣统:我的下一段爱情,是我的真爱谭玉玲。直到我死的时候,我的钱包里,还保存着她的照片。

康熙:这个故事看来有些浪漫气息了。

宣统:玉玲是我一生中最爱的女人,也是我最对不起的女人。遇到她的时候,她才17岁,而我已经是而立之年,虽说是满洲国的傀儡皇帝,却无权无势,饱受欺凌。虽说是在日本人的威胁之下与我成结的婚,但她对我的温柔我永远记得。

光绪:她对你那么温柔,你怎么对她的?我可听说了啊,你在日本人那里受了气,回到家就把气撒在了谭玉玲身上。有一回,你回到家中,还没等她开口说话,就愤恨地撕碎了她的裙子撒气。

尽管你这样无礼地对她,她却毫无怨言,还体贴地对你说:“我知道你的不甘,你觉得这样你好受,我愿意承受。”

宣统:虽然你说话不中听,但是你这句话说的没错,我认了!

康熙:这样的媳妇多好啊,溥仪啊,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宣统:后来,玉玲被日本人害死了!这个仇恨……

光绪:然后你不也没报仇吗?怂包一个!

宣统:谁都有资格说我怂,你最没资格!

光绪:我当皇帝的时候曾经全力反抗过,戊戌变法就是证明,那你呢?一点都没有!偷女人的心倒是有一手,但你倒是好好对她们啊!

宣统:这可能就是命吧,这是她们的命,也是我的命!

康熙:溥仪,你的爱情经历不多,感悟倒是挺深的嘛!

宣统:平时没有政事,而且蹲过十四年牢房,想事情的时间多了,自然也就看开了!

光绪:皇帝蹲牢房,又是一件奇事!

宣统:光绪帝,好好读读史书吧,蹲过牢房的皇帝多了去了,汉高祖刘邦、汉宣帝刘洵、唐高祖李渊、唐太宗李世民、明太祖朱元璋都蹲过大牢。

难怪会被慈禧太后掌控,给你个建议,人傻就要多读书!

光绪(气得头皮发麻):……

康熙:溥仪,你继续说你该说的,不要理会旁人!

宣统:玉玲死后,日本人安排了一个叫李玉琴的女子嫁给我,那年他才15岁。玉琴也是个普通人家的可怜女子,跟着我也是受苦了。1945年之后,我就入狱改造,她不知道我的去向,四处打听我的下落。

直到1955年才在抚顺战犯管理所见到我,那时候我已经年过半百,而她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虽然她对我不离不弃,但我却不能拖累他,2年后,我与她正式离婚了,后来听说她终于找到了幸福,我为她感到高兴。

康熙:荣华之时,身边并非都是假士;穷困之时,身边必定都是真人!

宣统:是啊,当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这其中又有几个是爱情呢?

雍正:还不是工作政事太忙,没工夫和她们培养感情啊!

宣统:在我出狱后,彻底摆脱皇帝这个头衔的时候,是我人生中最轻松的时刻。

光绪:大清在你手上亡的,你难道没有一丝愧疚吗?还轻松!

宣统:康熙爷,我再次申请把光绪帝赶出去!

康熙:准奏,光绪,出去找你亲爸爸去吧!溥仪,你继续说。

宣统:在我生命的最后几年,我没有任何多余的头衔,但还是遇到了那个陪我走到最后的女人李淑贤。淑贤是个护士,特别会关心人,在我生命的最后几年里,我们相互扶持,荣辱与共!在生命的最后,能遇到一个这样的女人,我这一生虽然坎坷,却也知足了!

康熙:溥仪啊,你生命虽然不幸,却也有个不错的结局!

宣统:1967年,我闭上眼睛的那一刻,这五个女子的面庞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久久不能离去……

康熙:好,好,好,谁来总结一下溥仪的爱情?

嘉庆:太爷爷,我来,我来。溥仪的爱情用一个词形容最合适不过了!

康熙:哦,什么词!

嘉庆:额……有名无实!

(溥仪背着末代皇帝的名义活了一辈子,却从来没有过皇帝的权力,也许只在他的女人面前才有一丝尊严。可是溥仪并不能给到她们作为女人的幸福,这是悲哀的地方,也许溥仪的这个痛点也是封建王朝终结的一个象征吧!本文用嬉笑怒骂的方式讲述了溥仪的五段感情,无意抹黑任何一个皇帝!)

溥仪虽然是大清朝最没有功绩的皇帝,但却有着最为波澜壮阔的一生,爱情上也是!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推荐阅读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