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里的战争——你喜欢的大师都在这里

2021-01-05 00:00:00

1.大西将美

大西将美是笔者最喜欢的军事画家之一,写实功底扎实,有学院派气息。

大西将美的坦克场景,构图饱满大气,动态生动,对物体的刻画精致入微,不落俗套。难能可贵的是,他非常注重场景的刻画,无论是描绘雪景、公路、泥泞,刻画都是相当到位,和主体物相得益彰,很好烘托了画面氛围。

他的画面,色彩往往很丰富,非常擅长运用补色、冷暖色系的技法,形成视觉冲击,简单说来。他的画面色彩明快,充分发挥了水彩颜料的特性,敢于用大块纯色去表现。尤其有趣的是,大西将美似乎很偏爱紫色系,画面中多会出现大面积的紫色调子。

如果说他的画存在什么不足的话,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第一,构图风格略显单一,变化不大。构图言语不如罗德斯特丰富。第二,兵人刻画有程式化的倾向,尤其是人物的面部表,似乎永远洋溢着向阳光般的微笑,很像昭和时期的电视广告,全无半点战时状态。第三,颜色应用过于奔放,过于主观的色彩表现,对军事绘画而言,不够严谨,也不利表现战争的肃杀之气。

这张经典作品描绘的是哈尔科夫的四号坦克,构图饱满,虚实恰当,近处的几个人物,既丰富了画面颜色,又让画面充满动态。

这是给MENG模型绘制的绘封,大西将美非常偏爱紫色和黄色这对补色,一般说来,出现大面积紫色的天空,就基本可以确认是大西将美的作品无疑了。

这样的构图多半是作者脑补设计出来的,没有参考历史照片,所以空间关系上不太协调,而上面的兵人却也洋溢着阳光般微笑,破坏了战场的张力。

2.沃德斯泰

沃德斯泰的作品擅长刻画战场的氛围,构图很有新闻报道图片的风格,记实性强,而且构图的想象力丰富,画面组织水平能力高。此人堪称劳模,威龙模型的多数绘封都出自此人手笔。

老沃的绘画语言主要是线条,用线条表现了大多数内容,对色彩应用较为忽略。在他自己的采访里也提到,为了赶工期,往往采用丙烯喷绘的方式上色。这样好处在于画面色调统一流畅,但是也导致了色调语言贫乏,色彩变化不足的问题;整个画面呈现一种灰灰的调子,同时又没太多对比。

他对背景往往不够重视,往往一笔带过,如以对烟雾和雪地的刻画为例,以下是他和大西将美的做个对比,实质上,车辆和人物不是孤立的,只有融入在场景里,氛围能到位。

最后一个问题,画面的体积感偏弱,不是很擅长应用光影,导致画面过于“平面”。

这张虎式坦克的构图很有纵深感觉,但是可以看的出,无论是主体物还是背景的塑造,都是薄薄的涂上一层颜色,不知是否是描绘的卡尔尤斯之战。

画面节奏充满了纪实感,他的构图几乎张张都堪称经典

当然,笔者认为,老沃最牛逼地方是描绘兵人,寥寥数笔,就能把兵人的动态表情刻画到位,而且很有战场氛围,观者如同置身于现场,这一点又是胜过大西将美的。

这种对人种特点的精准表现,是日本画家很难达到,老沃的动态把握极其精准,这图画的是哈尔科夫四名军官。

3.小池繁夫

小池繁夫可能是最严谨的军事画家了,他对航空绘画充满了热爱。

小池繁夫的航空画作品画面唯美,色彩丰富,单看背景就能算很细致的风景画。小池的作品一丝不苟,对比例、透视有着变态的追求,连一颗某钉都会画出来。他往往会对云层进行细致的观察和描绘,然后用小号笔一点点的刻画,最终呈现出一种细腻唯美的画面语言。小池的色彩感觉很好,色彩丰富的同时又保持了充分的谨慎,画面色调平衡协调,几乎不会犯什么错误。

但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过于谨慎的画风导致画面格局不大,甚至落入”扣细节“、“反复磨“的弊端,这些痕迹都是反复涂改留下的痕迹,影响了画面的流畅性。

此外,过于追求唯美感,导致无法体现战争氛围,把航空画弄的有点像香车宝马广告画一样,少了几分阳刚之气和战场的肃杀。

小池繁夫的画面干净唯美,色彩明快,只是绘制的时候费时费力,用小笔一点点磨出来,过于琐碎,在绘画上并不可取。

这张震电战斗机的画面,充分反映了画家的色彩天赋,把战机绘制的非常优美,如同遨游的仙鹤。

这张作品虽然保持在水准之上,但是画家过于谨小慎微,把远景全部”老实“的塑造出来,导致远景的虚实关系不足,如能在右上角出再”虚“一些,空间感会更好。

4.罗伯特.泰勒

泰勒无疑是航空画领域的大师,他的油画作品技法娴熟,完美的把学院派技法和航空画题材融合起来,题材多集中在英、德空战,所绘喷火战斗机尤其多。他不像小池繁夫的谨小慎微,也不像陈应明那样的缺乏基本功,他的构图大气磅礴,虚实得当,布局大胆,体现出了高超的画面控制力。在战争氛围的塑造上,他的画面有很强的叙事性,强调戏剧冲突,史诗感强烈。如果谈到有什么不足的话,可能在人物是塑造上略有程式化,当然这不过是小问题而已。

罗伯特.泰勒描绘的“孟菲斯美女”号,尽管图片经过多次压缩,但是依然可见构图、色彩、线条的成熟应用。一般说来,这种多个物体的空间关系比较复杂,对构图要求较高,这也是为何作品能有史诗感的原因

这也是一张经典的画作,描绘的英伦空战

他大量运用白颜料,通过白色起到了留白效果,巧妙处理了虚实关系,原作的色彩则更加沉稳一些。

5.陈应明

陈应明老先生专攻航空绘画。

他的航空画比较淡雅,很好的继承了传统水墨画的意境。与此同时,他的作品问题颇多,在对飞机等主体物描绘上,往往不够深入细致,缺乏扎实的塑造能力;而在构图上,透视问题严重,导致飞机之间的空间感和距离感拉不开,画面缺乏层次。在背景的处理上又过于潦草,云层的动态、造型、色彩、层次全无表现,飞机和天空脱节严重,根本没有融合到画面的环境中,更无从表现战争的氛围。

水彩混色技巧不足,略有”赃”感;主体物和背景的虚实关系没有拉开,帆船的大小几乎一致,视觉上不够优美.....

前后飞机的透视错误,所以空间关系不自然,背景塑造过于潦草,概括能力又不足。

除了空间透视关系的老问题以外,画面的色彩纯度不够,主次关系没有拉开。

6.柚木武士

柚木武士是非常优秀的军舰画家。

他的画面,色调统一,以蓝灰色为主,没有太多花里胡哨的色彩,大气、沉稳、厚重、凝练。柚木武士有着非常成熟的技法,但是他非常的克制,尽量用质朴的手法,还原昭和时代的军舰风貌。

柚木武士主要通过线条表现,他的线条通过虚实、强弱、浓淡尽量避免过多的色彩扰乱画面。不同于很多军事画家,柚木武士年轻时近距离接触过联合舰队的艨艟巨舰,所以他的作品想象的成分偏少,纪实性比较强,如同一帧帧记录画面。毕竟,作为联合海军时代的亲历人,更能体验到这只舰队所承载的光荣与梦想、骄傲与悲壮。

柚木武士绘制的”大和“号,通过对气氛的把握,很好的抓住了“大和”号雄壮威武的特点,又呈现出一种“易水寒歌”的悲壮气氛,因该是基于海试时的照片绘制。

“长门”号战列舰,“长门”号是昭和时期的国民战舰,人气极高。通过舰艏留出的大量空间,以及远处的军舰烘托,这张画面充满了朝气蓬勃的视觉感,迥异于“大和”号。柚木武士的画面语言朴实,色调统一,多以灰蓝为主,更注重表现联合舰队的神韵。

这种水平角度的透视在航海画中比较少见,画家摒弃了传统的仰视角度,采用一种更有代入感的近景角度,提升了画面的叙事功能,讲述了这支“月月火土木金金”的舰队

野上隼夫

野上隼夫也是一位航海画家。

野山隼夫的画面,敢于大胆用纯度很高的颜料,有很强的色彩表现欲望,浓郁奔放的色彩大量铺陈在晚霞、天空甚至海面。而其描绘的军舰场景较为丰富,热带景观、雪景等都有涉及。

他的画面主要问题在于,想象的成分过多,色彩、构图过于主观,因而削弱了画面的纪实感,受广告画的影响太重。平心而论,相对于军舰画,他更擅长于描绘豪华邮轮这类唯美的画面。

野上隼夫绘制的“大和”号,技法上用了大量留白技巧,弄出了波光粼粼的海浪效果。但是在画面氛围的表现上,明显不及柚木武士

这种构图、色彩在航海画中比较少见,反而在风景画中比较常见,削弱了画面的叙事性

苏联战列舰“马拉”号,雪景的很有浮世绘效果

8.高荷义之

高荷义之有着“高达之父”的称号,也是军事绘画界的老前辈。

他的作品动态精准,构图大气饱满,充满自信,还是很有几分尚武之气。他的风格偏向粗犷,用笔奔放,阳刚之气溢于言表,在日本画家中比较少见。

他的主要问题在于,受油画风格影响太重,画面中大量出现赭石(咖啡色)的色调,导致画面过灰暗,不够明快,俗称“酱油调”;同时,他过于强调绘画的快感,以致不够严谨,很多物体、人物的透视、比例存在缺陷。

这张谢尔曼作品大气饱满,色彩对比强烈,用笔大胆潇洒,酣畅淋漓

过多的“酱油色”影响了色彩的明快,而虎王坦克的履带、防盾、以及道路的透视尚有不严谨之处

高荷义之最经典的作品还是画机甲,就以他这张一号机镇楼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推荐阅读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