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长城 驰道才是秦始皇最强国防工程

2021-07-07 00:00:00

本 文 约 5360字

阅 读 需 14 分 钟

秦始皇嬴政在主政时期,曾上马了诸多“大型工程”。除了咸阳宫殿群、骊山北麓的陵园外,为巩固国防,嬴政还命心腹将领蒙恬修筑了“用制险塞,起临洮,至辽东”的万里长城。但是,上述几项工程的效用及对后世影响,或许加起来都比不上那绵延数千公里的“秦驰道”网络。

跬步千里

“秦驰道”体系形成的漫长过程

“秦驰道”系统之所以不如阿房宫、始皇陵以及长城那般受人关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相关史料不仅少,且极富误导性。

秦驰道示意图。图源/网络

其中最常见的,便是依照《史记·秦始皇本纪》中“二十七年,始皇巡陇西、北地,出鸡头山,过回中……是岁,赐爵一级,治驰道”的记载,认为“秦驰道”的相关工程始于大秦统一天下后的始皇帝二十七年 (前220年) 。

其实,司马迁这段记载并没有明确大秦帝国修筑驰道的具体时间,只是说明了嬴政在第一次出巡后,在对辛苦征战的“老秦人”“赐爵一级”的同时,下令对驰道系统进行“ (整) 治”或“治 (理) ”而已。那为什么,嬴政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呢?厘清这一问题,我们必须了解一下“秦驰道”网络的整体分布。

一般认为,“秦驰道”系统由如下几条“主干道”组成,即:连通上郡的“上郡道”、过黄河通山西的“临晋道”、出函谷关以通山东的“东方道”、出商洛通东南的“武关道”、出秦岭通巴蜀的“秦栈道”、出陇西通河西走廊的“西方道”以及从辽东至会稽的“滨海道”。

要构筑起如此庞大的路网结构,从前期的地形勘探到工程量巨大的凿山辟林,显然都不是短短几年能完成的。因此,所谓的“秦驰道”网络和大秦帝国一样,其实是“奋六世之余烈”的产物。

虽然“商鞅变法”之中并未提到有关修筑道路的相关内容,但其将秦国首都由地域狭窄的栎阳迁移至地势平坦、比邻渭水的咸阳,本身已为这座城市未来成为帝国的交通枢纽打下了坚实基础。此后,秦惠文王嬴驷灭亡巴蜀,初步将汉中盆地、成都平原收入版图。而为了连接这些新近征服的土地,《战国策》中记载秦昭襄王嬴稷麾下的名相范雎,主持修建了“通于蜀汉”的“秦栈道”。

也是在秦昭襄王执政时期,嬴稷彻底消灭了归附于秦国的义渠戎,并将其领土并入了陇西、北地、上郡。也正是在对义渠等西北游牧部族用兵的过程中,“秦驰道”中的“上郡道”“西方道”逐步成型。

在解除了后顾之忧后,秦昭襄王大举东出,连年征伐韩、赵、魏、楚等国,为了便于军队行进和后方补给,秦人又逐步开辟出“临晋道”“东方道”和“武关道”。而这些“驰道”也随着秦军的节节胜利而继续向东延伸,并不断并入东方六国的原有道路。

应该说,在秦始皇虎视六国之际,“秦驰道”中除了“滨海道”外,其余各条干线的基本框架已然成型,并有力支撑了数以百万计的秦军奔赴各条战线,最终将关东六国一一击破。或许也正因“秦驰道”早已有之,是以,汉代学士贾山在历数秦始皇诸多罪状,谈及“秦驰道”之时,称其“东穷燕齐、南极吴楚”,大体可见嬴政在位期间,只是对“秦驰道”进行了进一步的延伸而已。

并网提速

秦始皇对“秦驰道”的整顿和修缮

由于原有的“秦驰道”系统在扫平六国的过程中发挥出色,始皇帝嬴政似乎一度没有对其进行全面整治的计划。但随着第一次大张旗鼓地离开咸阳出巡,“秦驰道”系统的诸多问题逐一浮出水面。

秦始皇第一次出巡的距离并不算太远,离开咸阳后,他向北进入北地郡,抵达郡治义渠县,再向西折入当时被称为“鸡头山”的六盘山脉,沿着据传为周穆王所开辟的“回中道”进入陇西郡境内。在巡幸郡治狄道之后,嬴政便启程返回了咸阳。

秦始皇主张全面整治“秦驰道”。图源/电视剧《大秦赋》截图

史书上虽没有记载秦始皇此行的感受,但从当时的政治环境不难想象,连年征战令大批秦国青壮远征关东,虽然捷报频传,但后方不免百业凋敝,地处边陲的北地、陇西两郡自然更难掩破败。秦昭襄王时代为了征服义渠所修建的驰道,即便经过当地官员的突击整修,走起来也不免坑坑洼洼。转回中古道之际,嬴政更可能因道路宽度的不同,而饱受“车不同辙”的颠簸。

这段不愉快的旅行经历,令嬴政回到咸阳后立即下令对“秦驰道”网络展开全面整治。按照相关要求,所有驰道需要统一拓宽至50步 (约合今6.9米) 。约隔三丈 (合今7米) 栽 一棵树,用来计算道路的里程。驰道两边根据当地情况,种植杨、柳、槐、榆等树。驰道的路基加厚,呈“龟背形”,形成一个缓坡,以便于排水。驰道两旁则用金属锥夯筑厚实,道路中央则按秦国马车的宽度统一铺设木质轨道,以实现“车同轨”。该项政令下达仅仅几个月后,这位始皇帝便急不可耐地上路了,只是这一次他选择了向东而行。

不过,秦始皇的第二次出巡走得较为顺利,沿着秦军近百年东出过程中不断修缮的“东方道”,始皇帝的车马出函谷关,过洛阳,经大梁、陈留、定陶等地直到昔日鲁国的领地。或许是因为旅途较为惬意,嬴政心情大好,他等上了号称“集泰山之雄、黄山之奇、华山之险于一身”的邹峄山,召集了一干鲁地儒生商讨“刻石颂秦德”以及“封禅望祭山川”等事宜。

在完成泰山封禅的大典后,秦始皇又经临淄抵达了山东半岛海滨的成山,随后折回芝罘,经琅琊、郯城、彭城,西南渡淮水,直抵寿春。这条路线所经道路应属昔日齐、楚两国修筑,但由于秦始皇抵达之前,当地驻军已进行过修缮,能够与“秦驰道”系统相兼容,因此,嬴政也并未感到什么不适,随即便经安陆、株县,南至湘山,沿江西行,经江陵、宛县,最终沿着“武关道”返回咸阳。

可能是感觉到关东诸国存在着死灰复燃的隐忧,也可能是贪恋于中原地区有别于关中的富饶,抑或只是“东方道”走起来很舒服,总之,回到咸阳不久,秦始皇又展开了第三次出巡,且这次出巡的前半程与前一次完全相同。但也正因为行程相近,令致力于反秦的六国残余势力找到了发难的机会。

在河南郡内的博浪沙,韩相张平之子张良雇佣死士,抛掷一百二十斤的铁椎砸击嬴政车队。虽然这次行刺因“误中副车”而失败,但嬴政也被吓出一身冷汗,在回到咸阳后,足足两年时间没再出巡。

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嬴政在忙些什么世人不得而知。但两年后,他还是离开了咸阳,这一次他去的是北方。此次出巡的前半程,嬴政经“临晋道”进入昔日魏、韩、赵、燕的故地,并在碣石命燕国方士卢生入海访仙。但在寻找不死药后,始皇帝却转而向西,沿着秦帝国的北方边境,巡视了上谷、云中等边防要塞,并最终经“上郡道”返回了咸阳。也就是这一年,始皇帝命蒙恬领兵三十万北驱匈奴,夺取了阴山河套地区,并着手修建长城。

直道与新道

大秦帝国通往漠北和岭南的“新干线”

可能是对原有“秦驰道”中“上郡道”的通行情况有所不满,在对匈奴用兵的过程中,嬴政为了维持大秦北地边军集团的后勤补给,命蒙恬主持修筑一条由咸阳通往帝国北境的道路,由于这条道路大体南北相直,因此又被后世称为“秦直道”。

秦直道古遗址。图源/网络

根据后世的考古推断,“秦直道”起始于今天陕西省咸阳市北云阳县的甘泉山,沿着陕西省旬邑、黄陵、富县、甘泉、志丹、安寨、榆林等县市进入今天的内蒙古地区。在陕西境内“秦直道”修筑在子午岭的主脉之上,而在进入内蒙古境内,则一路贯穿鄂尔多斯高原,经伊金霍洛旗、乌审旗、东胜区、达拉特旗,越过黄河抵达今包头市郊麻池古城的九原郡遗址。

有史学家表示:“如果说万里长城是中原王朝的一面盾牌,那么直道无疑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剑。”但实际上,全长700公里的“秦直道”从始皇帝三十五年 (前212年) 开始修造,至始皇帝三十七年 (前210年) 蒙恬被赵高、李斯等人矫诏赐死时,并未完全建成。此后大秦国力在连绵内讧中逐渐衰退,以至于“秦直道”何时完工、最终是否完工仍众说纷纭。

“秦直道”工程的进展缓慢,从一个侧面说明连通全国的“秦驰道”并非始皇帝一代君王便能够建成,也昭示了嬴政对其未来帝国主干道的全新设计理念。

从相关考古发掘看,“秦直道”路面平均宽度约30米,最宽处达61米。全程很少有弯道,途经的丘陵均有不同程度的开凿,所经山谷则有不同程度的垫土。靠河、靠山和靠沟的一侧均建有夯土护坡。在道路最窄的一段遗留有关卡的大量建筑遗迹。道路两侧还保存有多处烽火台、垭口、兵站、驿站遗址,可谓是一条完备的国防军事工程。当然,“秦直道”之所以未能建成,除了其自身过于复杂程度之外,还与另一场战事对大秦帝国的牵制有关。

始皇帝三十三年 (前214年) ,为了开疆拓土,嬴政命国尉屠睢率五十万大军南下征讨“百越”。或许在秦始皇看来,自己武装到牙齿的军队可以轻松克敌,却没想到,习惯了北方平原作战的秦军在南方丛林之中竟完全无法施展其军事优势,战争陷入了绵延持久的僵持状态。

眼前秦军“三年不解甲驰弩”深陷百越战争的泥潭,始皇帝嬴政终于坐不住了。他命干吏史禄坐镇揭岭,专门负责转运军饷及武器装备,在这样的全力支持之下,秦军一度重新掌握了战场主动权,斩杀西瓯部落酋长译吁宋。

但越人并未就此屈服,他们遁入丛林之中,与野兽为伍,并很快在新首领桀骏的领导下,对秦军展开了夜袭。《淮南子》的相关记载中,所谓“ (秦军) 仗尸流血数十万”的说法有所夸大,但秦军主帅屠睢战死沙场似乎是不争的事实。

前方战败的消息传来,嬴政是否也曾顿足捶胸、痛呼着要屠睢把他的军团还给他?世人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位始皇帝并不打算就此放弃对百越的征服,他一方面强征逋亡人、赘婿、贾人等贱民充作戍边士卒,派往岭南前线,一方面则征发大量的刑徒,开凿运河灵渠及名为“新道”的干线,以便强化后勤保障。

这些举措的收效如何?史料中并没有明确记载。后世多强调秦人在岭南成功设置了桂林、象郡、南海三郡,但这不能证明秦军荡平了越人的抵抗。从这个角度看,《史记》中所谓“ (秦军) 略取陆梁地”的记载,并非是说越人骁勇,乃是“陆地强梁”,而是指那些植被稀疏的平原地带、广袤的山区和丛林依旧掌握在越人手中,而这也导致在秦末乱世中,驻守岭南秦军迟迟无法支援中原战场。

兵贵有道

“秦驰道”系统在秦末乱世和楚汉之争的作用

由于秦二世胡亥的昏庸进而引发大秦官僚系统的全面钝化,秦军未能利用“秦驰道”系统在第一时间将叛乱的火苗扼杀在萌芽中。随着章邯等秦军中下级军官的强势崛起,秦军还是在帝国倾倒之际,竭力展现出其最后的一丝峥嵘。

秦二世胡亥。图源/电视剧《楚汉传奇》截图

凭借掌握在秦帝国手中的“东方道”,章邯以骊山刑徒及奴产子为主力组成的秦军可以在戏水击败陈胜、吴广“张楚政权”的周文所部,迅速向东连续击败揭竿而起的关东义军,随后又沿着“滨海道”南下,迎战以江东子弟为核心的项梁所部楚军。

在定陶之战中,章邯成功袭杀了项梁。但连番交战之下,章邯也深知自己麾下的这支秦军无力与以昔日六国贵族纠集的关东豪强武装正面抗衡,随即通过“临晋道”转向河北,与沿着“上郡道”南下的大秦帝国北地边军王离所部会合。两支秦军成功夺取了昔日的赵国首都邯郸,但赵国贵族却逃往巨鹿继续死守 。

或许是巨鹿不在“临晋线”主干道附近的缘故,秦军随即一分为二。相对精锐、且士气旺盛的王离所部进围巨鹿,而已经因连续作战而疲乏不堪的章邯所部则留在后方,于“秦驰道”干线至巨鹿前线之间修筑两边筑有土墙等防御工事的甬道,以保障后方的粮食运输。

可惜,随着项羽带着三万楚军以破釜沉舟的气势冲来,章邯的甬道系统顷刻土崩瓦解。紧接着,各路作壁上观的六国诸侯纷纷加入围攻王离所部的阵列,秦国最后一支成建制的野战部队就此覆灭于巨鹿城下。就在项羽于巨鹿一线鏖战的同时,刘邦所部借助“武关道”迅速攻向咸阳,成功迫降了秦三世子婴,实现自身“先入关中者为王”的宏愿。

“鸿门宴”上,刘邦由于实力不济被迫放弃关中,接受了项羽将其转封巴蜀的安排,更上演了一场“火烧栈道”的活剧。而事实证明,在占据咸阳的日子里,刘邦早已为自己想好了后招。在韩信“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操作下,刘邦成功击败了以章邯为首的雍、塞、翟三王,随后依托关中的物资优势,沿着“秦驰道”多路出击,成功击败项羽等其他竞争者。

值得一提的是,在楚、汉相争最关键的成皋拉锯战中,刘邦所部同样在敖仓和前线之间筑起了甬道,向前线源源不断地运送补给。这一点既是汉军在招募大批关中秦人后对秦军战术的继承,也解释了庞大的“秦驰道”网络就是由一场场战役中修筑的野战公路连接而成。

“秦驰道”在汉代依旧保存完好,得到了进一步地提升和维护,更进一步开辟了多条新的国家级交通网络。无数汉代历史人物或许是沿着秦人修建、在汉代进一步修缮的“驰道”扬鞭远去的。

有趣的是,就在东方的秦汉两代帝国致力打造“驰道”系统的同时,欧洲的罗马帝国,逐渐建成了以其首都为中心的“罗马大道”。与东方“驰道”致力于快速、高效的马车行进不同,罗马人似乎更注重道路的稳固性:罗马大道道路由弧形的石头组成,数千后依然保存完好。可以说,“驰道”和“罗马大道”都见证了古典文明时代,大一统王朝治理辽阔疆域的努力。

END

作者丨赵恺

编辑 | 詹茜卉

校对 | 臧晓彤

排版 | 于嘉夫

‍*本文系“国家人文历史”独家稿件,欢迎读者转发朋友圈。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推荐阅读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